【導讀】多家景區門票再漲價,5A級景區平均票價超過100元。
  央廣網財經北京9月18日消息 據經濟之聲《央廣財經評論》報道,十一假期就在眼前,肯定有不少人準備趁著長假出去走走,放鬆一下心情。但是這幾天,卻傳來多家知名景區上調門票價格的消息。這也讓有出行計劃的人不由地開始猶豫。
  9月1日,廣東丹霞山景區門票價格由原來平日160元、節假日180元統一調整為200元;9月3日,保定淶源十瀑峽景區門票從35元上調至50元;月16日,5A級景區麗江玉龍雪山發佈調價公告,宣佈門票價格將從105元調整為130元,執行時間為2015年5月10日起。
  根據媒體的統計,隨著門票價格的不斷上漲,國內5A級景區的門票價格平均已經超過了100元,個別景區的門票甚至超過了200元。
  風景還是那些風景,為什麼景區的票價卻不斷上漲?不斷上漲的票價對於景區帶來的到底是什麼?財經評論員吳永強表示,景區票價逐年增高,不排除景區部門有一定斂財的傾向。
  不少景區的內容多少年來都沒有明顯變化,但是價格卻一年比一年高。為什麼景區要漲價?目前的價格水平,普通人是否能否承受?
  吳永強:現在景區票價逐年增高,不排除景區部門有一定斂財的傾向。另外,從票價和居民老百姓消費水準的對比來講,票價確實比較高,之所以比較高可能分兩個層面,第一,跟當地的物價消費水平相比較,景區票價確實比較高,因為很多景區其實是處於經濟並不發達的地區。第二,從景區票價和我們國家的人均工資占比來說,這個比例比較高,比如說我們現在人均3000塊錢人民幣的收入,景區票價要100多,而比如說盧浮宮的票價大概是25歐元,歐洲平均是3000歐元的工資水平,這麼一比較來看,我們景區的票價確實比較高。
  吳永強認為,門票價格上漲能給景區帶來比較大的收益,但對大多數老百姓並無益處。
  吳永強:對於景區的一些管委會和部門來講,確實能帶來比較大的收益,但對於絕大多數游客和老百姓來講,並沒有什麼大的益處。
  我們認為,風景區的票價變化,理應和其他商品一樣,遵守市場的規律。適當的調整,有利於景區增加收入,減少人流量,為游客帶來更好的服務。但是,一味強調門票收入,必然將一些潛在游客拒之門外,不利於和景區有關的文化、娛樂產業的發展。漲價是可以的,但還是要在普通老百姓的承受範圍之內。風景區門票的定價,已經要綜合多方面因素綜合考慮,千萬不能只盯著門票,涸澤而漁。  
  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、文化旅游專家劉思敏認為,探討門票的漲幅應該綜合考慮宏觀經濟環境。
  經濟之聲:聽到漲價,肯定有不少人心裡都不舒服。不過,旅游景區的票價也會按照市場規律來變化,如果漲得有道理,能夠帶來更好的旅游體驗,也是可以漲的。比方說,按照玉龍雪山景區在聽證會上的解釋,景區目前經營狀況不佳,過去的3年門票收入減去支出是負數,所以需要漲價。而過去幾年,每次長假,風景區都是人山人海。從這些方面考慮,也可以用漲價的方式來保證景區收支平衡,讓游客有更好的體驗。您覺得,景區目前調整價格有沒有道理?
  劉思敏:物價上漲,成本上升是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,旅游這個行業實際上跟生活是密切相關的,在各行各業都出現物價上漲的情況下,它沒有理由游離於大勢之外,所以物價上漲的壓力必然要通過門票價格體現出來,從宏觀上講,門票漲價具有一定的合理性。但具體到某一個景區,這種解釋未必是充分的。
  我個人認為,探討景區門票的絕對值或者漲幅的多少沒有太大意義。打個比方說,把景區開發、建設、維護的成本跟平均的客流量除一除,那麼就能大致算出人均的成本,如果人均成本是50塊錢,但門票是100塊錢,那就是暴利,但如果人均成本是200塊錢,門票賣200塊錢,那等於是白忙活了,所以雖然100塊錢的門票比200塊錢的門票價格低一半,但100塊錢的那個門票可能是暴利。
  我們知道,旅游是一個消費行為,它就要按市場規律,因為它不是一個福利,而福利通常來說有兩個概念,一個是全民普惠的,第二,如果不是普惠的,就應該是針對弱勢群體的。而我們知道,旅游是富裕起來的人群才可能有的消費行為,如果景區免費或者低票價了,那一定由財政買單,而財政是由全體納稅人出的錢,但作為一個收入不高或者下崗工人來說,這些人根本沒有錢去景區,那怎麼能享受到福利呢?所以就等於是用全體納稅人的錢補貼富人。除非哪一天我們整體的社會發展情況比較好了,中產階級占到多數的時候,這個時候門票的下降才會變成一個普惠的情況。所以現在我們把景區門票跟其他國家相比,根本毫無意義,特別是黃石公園,黃石公園實際上是個國家公園,國家公園最核心的就是由聯邦政府為它的成本兜底買單。
  經濟之聲:還有一種觀點認為,比說我國的風景名勝這些旅游景區,如果普通老百姓或者一些中低收入的老百姓,因為門票價格過高而沒有辦法進去參觀的話,那有的人覺得,祖國的大好河山應該屬於我們所有公民,這樣一種觀點您是否同意?
  劉思敏:資源是屬於大家的,但是它轉化成產品是有投入的。我們現在需要建立一個透明的機制,因為現在很多著名景區對於當地的老百姓票價是很低的,是有特殊優惠的,對於外地的老百姓來說才是高票價的。
  經濟之聲:單純的依靠門票價格的上漲來解決景區的收入問題,您覺得是否過於簡單和粗暴了?應不應該形成綜合的、立體的票價形成機制,或者說轉型升級其他的一些衍生的產業來增加當地的收入呢?
  劉思敏:轉型升級是非常難。現在大家真正詬病的這些漲價景區都是最具代表性的景區,這些景區未來的出路,要麼就是讓門票形成機制透明化,經濟成本透明化,追求公平,要麼就是由中央政府來執行國家公園制度,把它養起來。所謂打破門票經濟,靠景區自身用別的什麼方式增加收入,基本上都是痴人說夢。
  對景區要分類管理,分為市場型、公益型和混合型。在分類管理之後,建立由城市公園、省立公園和國家公園組成的公益景區體系三級體系,滿足公眾的基本需求。現在的城市公園已經沒問題了,至於國家公園,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目標也正在落實。至於省立公園,這是我第一個提出來,我覺得像江蘇、浙江這樣的先進省應該率先實行。
  在公益景區體系沒有建立起來之前,最重要的就是讓景區財務公開、透明,這樣才能顯示公平,而不是著眼於票價是高還是低。地方政府現在實行屬地的管理,它是管家而不是雷鋒,管家就一定要掙錢,但是不允許牟取暴利。
  (原標題:多家景區門票再漲價 專家:需建立透明的門票形成機制_fin)
創作者介紹

楊丞琳

sxthejirl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